墨西哥塑料业将向中东地区进口原材料,这里笔者假设聚烯烃市场的供给曲线呈现出凸性

【最新研判】微观经济学视角下的聚烯烃价格安全边际,骗局还是真理? 原创
米斗研究中心 米斗资讯 米斗资讯 微信号 midou888_zx 功能介绍
浙江明日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属专业资讯窗口
前言或在不经意间、或主动谈论起,时常听到行业内朋友提到聚烯烃价格的“安全边际”这一话题。从字面来看,无非是两层含义:第一,是否存在一个边际、边界,在那个“点”上选择做空(卖出)或者做多(买入)是安全的;第二,“安全边际”是个边际变化的过程,越是靠近那个“点”,选择越安全。那么,这个所谓的安全边际是否存在,如果存在,它是否有足够可靠的内在经济学原理支撑,以及它又是如何在实际市场中发挥作用,影响价格运行趋势的?故此,本文中,笔者尝试解释聚烯烃市场中的真实供需曲线状态:从线性模型到曲线模型,并且尝试测试部分价格安全边际以及它们是如何体现在供需曲线中的。核心观点从供给曲线的线性模型角度出发。对聚烯烃产业来说,当前真实的供给对价格弹性相对不足;但是,从发展的趋势来看,随着行业竞争的不断加剧,是聚烯烃供给弹性逐渐从不敏感转为敏感的过程。从供给曲线的非线性模型角度出发。笔者认为,聚烯烃市场的供给曲线呈现出以下两个特点:第一点,供给曲线呈现波浪形,并非单一的凹性或者凸性;第二点,在某些特殊的市场状态下,聚烯烃市场的供给曲线是可以向右下倾斜的,即负斜率(价格越涨,供给越小,反之亦然)。笔者发现,对聚烯烃供给曲线来说,当向上的安全边际被突破后,价格会出现比较明显的转向;尤其是以内外进口顺挂后的边际进口增量为代表的安全边际,这个上边际相对安全。从非线性的需求曲线角度考虑,笔者认为,和供给曲线一样,在某些特殊的市场状态下,聚烯烃市场的需求曲线是可以呈现出以下两个特点的:第一、需求曲线呈现波浪形,并非单一的凹性或者凸性;第二、聚烯烃市场的需求曲线可以向右上倾斜的,即正斜率(价格越涨,需求越大,反之亦然)。笔者判断,纯粹以下游利润的扩大和缩小的极值作为判断价格安全边际的指标已经逐渐不具有明显的效果。正文一、理论上,如何正确理解供需决定价格理论上,需求曲线的理解:微观经济学定义指出,需求曲线是指在任意价格水平,买方愿意且能够买到的商品数量的曲线。同时,需求曲线可以以任何形式出现,但是符合需求定理的需求曲线只可以是向右下倾斜的。“需求定理”显示,随着商品价格的抬升,买方对该商品的市场需求逐渐降低,反之亦然。观察图2的需求曲线示意图,当商品价格从P1上升到P2,对应需求曲线上的点从C移动到D,即买方对商品的需求数量从Q1下滑到Q2。但是,在实际市场中,商品属性千差万别,且不同的市场状态下,需求对价格弹性并非一成不变,即商品需求对价格的敏感性有较大的差别,除最常见的线性模型之外,它既可以呈现出凸性(convexity)也可以呈现为凹性(concave)。简单来讲,若某商品需求曲线表现出凹性:则当价格上涨且远离估值中心时,需求敏感性增强,对该商品需求放缓的边际速度远高于价格抬升的边际速度;而当价格下跌且远离估值中心时,需求敏感性减弱,对该商品需求增长的边际速度远低于价格下跌的边际速度。同理,若某种商品需求曲线表现出凸性:则当价格上涨且远离估值中心时,需求敏感性减弱,对该商品需求放缓的边际速度远低于价格抬升的边际速度;而当价格下跌且远离估值中心时,需求敏感性增强,对该商品需求增长的边际速度远高于价格下跌的边际速度。例如,当某商品呈现高库存状态,其他条件不变,价格从低位上涨到高位的过程中,市场需求放缓速度边际递增;而当某商品呈现低库存状态,其他条件不变,价格从低位上涨到高位的过程中,市场需求放缓速度边际递减。理论上,供给曲线的理解:微观经济学定义指出,供给曲线是指在任意价格水平,卖方愿意且能够出售的商品数量的曲线。一般而言,所有厂商愿意供给的产品总量取决于它们在提供这些产品时所得到的价格,以及它们在生产这些产品时所必须支付的劳动与其他生产要素的费用,供给量和价格呈正相关性。简单来说,随着商品价格的抬升,卖方愿意或可售的商品逐渐增加,反之亦然。观察图1的供给曲线示意图,当商品价格从P1上升到P2,对应需求曲线上的点从A移动到B,即卖方对商品的供给数量从Q1抬升到Q2。另外,和需求曲线一样,除一般的线性模型之外,也存在非线性的供给曲线,这是由不同的商品属性和市场状态所决定的,这里不再赘述。理论上,市场均衡点:市场均衡点是供给曲线和需求曲线的重合点,且在这一位置上,供给和需求平衡,此时的商品市场价格称为市场均衡价格。此时,市场的卖方和买方完美匹配,资源既没有浪费也没有短缺。这里,笔者引用百度百科对均衡市场的解释:“在一种商品或服务的市场上,市场需求和供给相互作用使得市场趋向于均衡。如果价格太高,消费者愿意并且能够购买的数量相对于生产者愿意并且能够出售的数量不足,生产者不能在该价格下销售所有的产出,市场价格就会降低;相反如果价格太低,消费者的需求量相对与生产者的供给量过剩,消费者就不能购买到想要(而且买得起)的数量,市场价格就会提高。当供求力量相抵时,市场价格倾向于保持不变,此时市场处于均衡状态。”二、实际中,聚烯烃产业链的供需曲线:实际聚烯烃产业链中,对线性模型下供给曲线的思考首先,从供给曲线的线性模型角度出发。对聚烯烃产业来说,当前真实的供给对价格弹性相对不足;但是,从发展的趋势来看,随着行业竞争的不断加剧,是聚烯烃供给弹性逐渐从不敏感转为敏感的过程。早先,聚烯烃生产技术主要是原油制石脑油裂解到单体,再经聚合生产聚丙烯和聚乙烯。彼时,市场主流生产工艺单一,而原油作为战略性储备资源,资源供给有限,且生产装置建设耗资巨大,共同导致聚烯烃上游基本属于寡头垄断格局。而这也导致了上游利润的相对丰厚,2000-3000元/吨的利润是司空见惯的现实。巨额利润驱使下,上游产出稳定,正常装置负荷基本都在95%-100%,甚至超负荷运行。彼时,无论聚烯烃价格如何波动(除2008、2009年宏观冲击之外),上游生产稳定,导致对价格弹性不足,即供给曲线的斜率很高。当前,随着聚烯烃工艺的不断进步,聚丙烯和聚乙烯的生产工艺层出不穷(见上图7和图8),从早先的原油至石脑油裂解,到近几年“风生水起”的煤化工技术(如大连化物所的DMTO技术),PDH生产工艺等等(丙烷脱氢技术)。随着生产工艺的多样性不断增长,对原油的直接依赖程度降低,各工艺的生产利润不一,且煤化工的投产对低端市场造成明显冲击,价格重心被持续压低,这些变化导致上游利润较以往有所压缩。因而,在聚烯烃价格下跌过程中,部分工艺较容易触及成本边际(如MTO装置),而这也相应的增加了供给对价格的弹性,导致供给曲线的斜率不断降低。实际聚烯烃产业链中,对非线性模型下供给曲线的思考其次,从供给曲线的非线性模型角度出发。笔者认为,聚烯烃市场的供给曲线呈现出以下两个特点:第一点、供给曲线呈现波浪形,并非单一的凹性或者凸性;第二点、在某些特殊的市场状态下,聚烯烃市场的供给曲线是可以向右下倾斜的,即负斜率(价格越涨,供给越小,反之亦然)。针对第一点:聚烯烃市场供给曲线呈现波浪形。根据传统的微观经济学定义,供给曲线向右上方倾斜,正斜率,即价格越涨市场供给越充足。但是因为商品和产业链的不同,实际中的供给曲线斜率变化的速率并不稳定,可以呈现凹性,亦可以呈现凸性。这里笔者假设聚烯烃市场的供给曲线呈现出凸性,这是因为聚烯烃产业上游工厂基本满负荷生产,价格抬升后产量提升力度有限,即图5中价格从Pd抬升到Pe,相应的市场供给在供给曲线上从D点移动到E点。更进一步,我们观察到,假设图5中节点S代表市场均衡状态,对应价格Ps,虽然价格从Pd到Ps和Ps到Pe幅度一致,但是供给曲线上从节点D点移动到节点S所增加的市场供给大于节点S到节点E增加的市场供给,即凸性。如果说,在供给曲线上波段是可以被基本面所解释的;那么,是否节点E或者节点D就是聚烯烃供给曲线的安全边际,价格就应该反向运行呢?笔者发现,对聚烯烃供给曲线来说,当向上的安全边际被突破后,价格会出现比较明显的转向;尤其是以内外进口顺挂后的边际进口增量为代表的安全边际,这个价格上边际相对安全。以聚烯烃价格走强为例,在节点E上,从理论角度来说,如果国内和国外价差从倒挂转为顺挂,内外套利窗口打开后,会有经营进出口的套利商购进远洋货物,同时在国内市场抛空,进而预计后期会有边际增长的外盘进口冲击市场。同时,保持外盘价格和汇率稳定不变的前提下,如果内盘价格持续走强,顺挂窗口的持续扩大会快速增加边际的供给压力。观察图9和图10,分别是LLDPE和PP的内外价差和期货绝对价格走势的对比,这种反相关性表现相对明显。虽然拐点不一定十分精确,但是趋势上来说是呈现明显的负相关性,即内外价差顺挂会传导至国内价格的反向运动。拐点稍有错配的理由是:远洋船期到港需要1-2个月,甚至如果遇到船期推迟,远洋货物到港时间会被再次推迟一个月以上的周期。但问题是,如果以顺挂临界点作为供给曲线的安全边际,我们发现,虽然顺挂之后必然会对价格形成拐点,但是顺挂的幅度也是可以不断扩大的,也就导致了在判断时候无法确定究竟要顺挂多少幅度才会导致价格的反向。换言之,在节点E是存在安全边际的,但是容易被突破。但是,可以确定的是,只要足够的内外价差顺挂,边际的进口就会持续快速增加,这就可以解释为什么曲线呈现凹性。另外,在价格突破所谓的安全边际点之后,情绪面对价格的抬升也起到很大的推波助澜作用,也进一步导致价格继续朝与基本面相背离的方向运行。另外,笔者认为,除了传统的供给曲线应该向右上方倾斜的观点之外,聚烯烃市场的供给曲线还可以是向右下方倾斜的,即所谓的负斜率(价格越涨,供给越少)。具体来讲,在上涨趋势中,聚烯烃市场供给点从市场均衡状态S移动到E,甚至移动到F,价格在情绪释放和供给边际压力不断增加后,是否就一定会面临回调呢?其实不然,笔者认为,供给曲线在节点E和节点F上,分别可以走出形状的负斜率曲线,即随着市场价格的上涨,供给不断减少。那么,这又对应着真实市场中哪种实际情况呢?笔者认为,这种情况很可能是2016年和2017年价格剧烈波动的真实缘由,即当现货、期货价格不断上涨的时候,期货升水扩大后,导致套保商“买现货、卖期货”,进而不断收紧现货市场流通性货源,期、现正反馈之后市场进一步上行,也就是上文提及的“价格越涨,(流通性货源)供给越少”,例如今年年初到2月中旬和6月到9月初的聚烯烃行情,期、现正反馈上涨,市场显性库存转为隐性库存,这里不再赘述。聚烯烃市场中,非线性模型下的需求曲线思考针对需求曲线来说,这里不再重复线性模型。笔者认为,高库存市场状态下的需求曲线是呈现凹性的,而低库存市场状态下的需求曲线是呈现凸性的。这是因为,在高库存市场状态下,随着价格持续的抬升,在一个相对有限的库容、或者说囤货能力有限的条件约束下,市场对商品的需求将快速走弱,反之亦然。其次,从非线性的需求曲线角度考虑,笔者认为,和供给曲线一样,在某些特殊的市场状态下,聚烯烃市场的需求曲线是可以呈现出以下两个特点的:第一、需求曲线呈现波浪形,并非单一的凹性或者凸性;第二、聚烯烃市场的需求曲线可以向右上倾斜的,即正斜率(价格越涨,需求越大,反之亦然)。针对第一点:聚烯烃市场需求曲线呈现波浪形。根据传统的微观经济学定义,需求曲线向右下方倾斜,负斜率,即价格越涨市场需求越收缩。但是因为商品和所涉及的产业链的不同,需求曲线斜率变化的速率并不稳定。这里笔者假设聚烯烃市场的需求曲线呈现出凸性。如果说在需求曲线上波段是可以被基本面所解释的,那么,节点D和E是否是需求曲线的价格安全边际,价格就应该反向运行呢?是否和供给曲线一样,在需求曲线上存在如曲线的延伸?首先明确关于“安全边际”的概念,安全边际应该是区间的概念;但是,存在一个节点,当该节点被突破后,价格安全边际逐渐增加。另外,有同行反映:“套利的安全边际和价格的安全不一样,不能混淆”。笔者认为,套利的安全边际其实会成为价格的安全边际,而价格的安全边际也会成为套利的安全边际,两者即应该分开理解,也应该合起来一起研究。这里,笔者以聚烯烃价格上涨为例,在节点E上,价格已经从前期市场均衡状态继续向上运行,而此时原材料价格的涨幅可能已经显著的压缩了下游塑料加工企业的利润,在原材料订单情况保持不变的前提下,原材料价格的涨幅会限制下游塑料加工工厂的补库意愿,进而将市场需求降至“冰点”。如果说节点E,如下游利润被压缩到盈亏平衡,就是价格上涨过程中的安全边际;那么,也就是说,在下游利润被显著压缩、甚至打到盈亏平衡点的时候,价格就应该会朝反方向运行。下面,我们来验证这一观点是否成立,即聚烯烃下游制品加工工厂的利润是否可以作为需求曲线的安全边际。图12和图13中,笔者截取了BOPP、地膜和棚膜的利润,分别对比了相对应的聚丙烯拉丝和聚乙烯线性价格。我们观察到,就BOPP利润的安全边际来看(见图12),2016年之前,当BOPP利润被压缩到低点,都对应着聚丙烯价格向下的拐点,虽然这种拐点发生的时点不一定十分精确,但是确实存在这样的现象。而到了2016年之后,多数时候BOPP利润和原材料价格同向波动,即加工利润的低点往往对应价格的低点,加工利润的高点往往对应着价格的高点。至于造成这种改变的原因,笔者认为,这可能和行业格局演变有关,市场竞争加剧,利润波动显著,且BOPP制品定价相对成熟、灵活,目前多以赚取加工费为盈利目的。此外,图13中地膜和棚膜利润与相对应的聚乙烯线性价格也呈现出同样的变化。由此,笔者判断,2016年之后,纯粹以下游利润的扩大和缩小的极值作为判断聚烯烃绝对价格安全边际的指标已经逐渐不具有明显效果。换言之,在当前的市场状态下,上涨趋势中,价格在需求节点E往往还会继续上攻;在下跌趋势中,价格在需求节点D往往还会继续下跌。究其原因,笔者认为,主要有以下几点,和供给曲线类似:第一点、市场情绪亢奋下,价格可以短暂的忽视基本面因素,包括一些盘面止损头寸的出场,会进一步带动价格朝与基本面相背离的方向深入;第二点,安全边际应该是一个区间范围,而且并非是价格在达到下游需求利润微薄时就会出现反转;第三点,安全边际的讨论前提,是要明确时间段的,即市场是否在某一时段正在形成或者正处于某种趋势中,而趋势会非常明显的冲击所谓的价格安全边际。那么,在上涨或下跌趋势中,聚烯烃市场需求点从市场均衡状态S移动到E,甚至移动到F,或者从S移动到D,甚至移动到C,价格在情绪释放和需求边际不断变化后,是否就一定会面临价格的反转呢?其实不尽然,和供给曲线类似,以上涨趋势为例,需求曲线在节点E和节点F上,分别可以走出形状的正斜率曲线,即随着市场价格的上涨,需求不断增加。那么,这又对应着真实市场中哪种实际情况呢?具体来讲,笔者认为,除了传统的需求曲线应该向右下方倾斜的观点之外;在某些特殊的市场状态下,需求曲线还可以是向右上方倾斜的,即所谓的正斜率。通俗的讲,在某些特殊市场状态下,随着价格的进一步上涨,对该商品的市场需求会随之增长,反之亦然。笔者认为,和供给曲线情况类似,这种情况很可能是2016年和2017年价格剧烈波动的真实缘由,即当现货、期货价格不断上涨的时候,期货升水扩大后,导致套保商“买现货卖期货”,进而不断收紧现货市场流通性货源,期、现正反馈之后市场进一步上行。最后,笔者想说的是,其实一切经济现象都是由最基本的经济原理构成。只不过,在市场行为中,人们通过主观意识的判断,将主观意识中对于客观世界的认识符号化了,这个符号化的价格数字可能或偏离、或符合该商品价值。但是,基本的经济学原理或许是客观存在的,虽然多数人都明白“供需决定价格”,但是这个原理在市场中又是如何发生,如何呈现的,似乎又难以具象化。比如,本文所探讨的价格安全边际,它的内在原理可能就是供需曲线上不同点位之间的错配,但是,想要真正抓住这一事实的尾巴,以及配以实证数据的论证,却不是那么容易。而研究所做的,无非是通过以自身的假设或者猜想为前提,通过实证数据加以论证,最后得出一个或许更加接近真实世界的判断,或许对、或许错,但经过思考、研究之后总会有新的发现。与诸君共勉,照例附上小诗一首:《观书有感》宋.朱熹半亩方塘一鉴开,天光云影共徘徊。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

【1122要闻快讯】中国废塑料禁令尚留有余地? 米斗运营中心 米斗资讯
米斗资讯 微信号 midou888_zx 功能介绍
浙江明日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属专业资讯窗口
「政策·废塑料」中国废塑料协会执行会长黄楚祺日前称,据海关总署的高管消息,“基于一系列的认可标准,海关总署有理由考虑允许进口。标准的认知是清洗后的废塑料片材可以分类为工业用料或者二级材料,因为它不需要预先加工就能直接作为原料用于制品的生产。”黄楚祺认为,这意味着要证明用于制品生产的原材料不需要是颗粒的形态。比如,清洗后的废塑料片材能够被归类到工业材料,相当于树脂颗粒。总体而言,政策的总体趋势是中国国内的进口规则会越来越严格。「产量·原油」API:上周美国原油库存大幅下降,录得3个月来最大降幅。美国石油学会(API)周二(11月21日)公布报告称,上周美国原油和汽油库存大幅下降,汽油库存增幅符合预期。据API数据显示,截至11月17日当周,美国原油库存减少635.6万桶,汽油库存增加86.9万桶,精炼油库存减少167万桶。「OPEC会议·原油」oilprice周二(11月21日)撰文称,随着11月30日维也纳会议临近,中东地缘局势紧张让原油出现了风险溢价。在下周会议上,OPEC会进入两难局面,既不能让市场太失望又不能太乐观,后者会刺激美国页岩油。S&P
Global Platts原油分析主管Gary
Ross认为,考虑到现在的价格,OPEC可能不愿意将减产会延长至明年9月底。最可能的情况是OPEC这次会议会宣布稍后再决定或讨论该问题。「科技·上游」在近日举行的颁奖大会上,陶氏化学公司的9项创新技术获得10项全球百大科技研发奖
。全球百大科技研发奖是《研究与开发杂志》发起的标志性奖项,旨在评选和奖励去年推向市场的前100项革命性技术。「科技·塑化」《中国塑机》援引外媒报道,欧盟正在攻坚一个由西班牙国家研究委员会(CSIC)牵头的EnzOx2项目,旨在开发基于氧化酶的生物化学技术,该技术可用于制造PET,并有望替代PET在某些产品中的应用。「趋势·塑料行业」AMI公司的最近一份报告指出,预计到2020年,塑料重型袋(重型袋通常是指可盛装25kg产品的袋子)将占有近60%的市场份额,超过纸袋。塑料袋生产技术持续进步,将进一步扩展市场份额,例如水泥、食物和宠物食品的包装。「数据·宏观经济」财政部11月21日公布数据显示,1-10月,全国国有及国有控股企业经济运行稳中有进,收入和利润持续较快增长,利润增幅高于收入9.2个百分点。其中,有色、钢铁、煤炭、石油石化等行业利润同比增幅较大。

【1110快讯】地炼的狂欢:明年原油非国营贸易进口允许量首超1亿吨
米斗研究中心 米斗资讯 米斗资讯 微信号 midou888_zx 功能介绍
浙江明日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属专业资讯窗口 「国际原油」高盛Damien
Courvalin等分析师认为,美国石油钻机数量上升,加上本月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会议对延长减产的态度不明朗,可能打压油价走低。但另一方面,近期地缘政治紧张局势再次升级,可能导致油价出现进一步大涨。英国咨询机构Oil
Movements周四(11月9日)表示,截至11月25日止的四周内,未计入安哥拉、厄瓜多尔和加蓬的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日均海运石油出口料较10月28日止四周跳增68万桶。国际知名投行高盛集团(Goldman
Sachs)周四(11月9日)在报告中称,尽管未来几周现货价格可能具有潜在的高波动性,但对边际成本的预期保持不变,维持2017年底布伦特原油价格预估在每桶58美元不变。「我国原油」11月8日,商务部发布《2018年原油非国营贸易进口允许量总量、申请条件和申请程序》,明确2018年原油非国营贸易进口允许量为14242万吨。「上游」11月9日,在美国总统特朗普访华的第二天,美国政府在一封邮件中表示,中石化、中投公司、中国银行三家公司同美国阿拉斯加政府和阿拉斯加天然气开发公司(AGDC)签订协议,将在阿拉斯加共同开展LNG(液化天然气)项目。据悉,这一协议所涉及的投资高达430亿美元,将美国和亚洲之间的贸易逆差减少100亿美元/年,并为中国提供清洁能源。「塑料政策」2017年11月9日,商务部发布2017年第72号公告,初步裁定原产于泰国的进口双酚A存在倾销,并决定对原产于泰国的进口双酚A实施保证金形式的临时反倾销措施。根据裁定,自2017年11月9日起,进口经营者在进口原产于泰国的双酚A时,应依据裁定所确定的各公司的倾销幅度(10.1%-31.0%)向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关提供相应的保证金。「塑料行业」海关总署发布数据,2017年10月我国塑料制品出口2140.1亿元,增长13.8%。Anipac行业协会主席胡安·安东尼奥·埃尔南德斯利昂表示:“墨西哥是美国主要的(塑料)原材料需求国。如果美国退出NAFTA,墨西哥塑料业将向中东地区进口原材料。”「塑料科技」帝人集团(Teijin
Group)碳纤维和复合材料业务的核心公司Toho
Tenax开发出一种用碳纤维增强的塑料(CFRP),是由铝和其他轻质材料制成的燃料电池公共汽车的轻质多层材料车顶盖用工程塑料。「政治」据多家外媒报道和传言称,境况不佳的沙特国王萨尔曼将随时让位给其儿子穆罕默德·本·萨尔曼王储。本周稍早对数十位王子、政府高官和富商的一系列大规模逮捕等事件表明,沙特王室正为王储登基做最后的整顿。如沙特国王让位,这将令该国罕见地进入动荡时期,并进一步令地缘政治冲击在中东地区蔓延开来,其中黎巴嫩将首当其冲。这一消息传来之后,美布两油涨幅双双扩大至逾1%,WTI原油最高触及57.53美元/桶,布伦特原油最高触及64.25美元/桶。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2015-2020 澳门新蒲京app下载-赌场0044真正官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